流量经营难以支撑起运营商转型

2015-06-03 10:16:46

在这样的形势下,流量经营能否拯救运营商,真的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流量经营还得做,但运营商的转型,或许...

用流量经营拯救运营商?难!

  最近,有一个段子在运营商圈子里非常流行。

国家:快降费、快提速;

运营商:好。

国家:但要确保收入不下降,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。

运营商:…

国家:你可以激励员工多干活带来收入啊?

运营商:明白了。

国家:但你们这个行业工资不能增长。

运营商:…

国家:你可以减员增效啊。

运营商:哦,原来这样。

国家:但你不能裁员,要保证就业和员工稳定。

运营商:…

国家:有效益的地方多投资,提高投资回报啊?

运营商:总算明白了。

国家:但你要落实村村通工程,让西部偏远地区也用上网络。

运营商:…

国家:你可以加快企业转型,不要做管道。

运营商:彻底明白了。

国家:电信业已逐步向民营开放,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。

运营商:…

这个带着满腹辛酸的段子,折射出了一个不幸的现实:

运营商正面临一个极为关键的转折期,但可惜的是,它们似乎还并未做好准备,或者说,他们想到了开头,没有想到现实的剧变。

纵观历史,自改革开放以来,通信业为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贡献巨大,但为何如今沦入如此尴尬局面?

就产业来看,技术与商业模式的迭代,让极具破坏力的互联网模式颠覆了运营商的业务根基——这一点尽人皆知,无须展开。

而从体制来看,在整个中国社会,已经初步完成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的转变后,通信业的宏观定位,已经从市场化改革的前沿,转变为支撑整个社会信息流通的基础设施。

简单来说,通信就是新的水、电、气。

在此之前,运营商们一度纠结的问题,是自身的定位不清晰:既要做一个保持盈利增长的上市公司,又要做承担公众服务职能的国企,两者难平衡。

但现在,平衡已不复存在。

在中国实体经济不振的现实情况下,决策者的大政之一,正是通过基于互联网与科技的“万众创新”,来缓解失业率上升,提振消费,乃至完成经济结构转型。

所以我们就能理解,为何总理要反复要求运营商提速降费,甚至国务院都发文要求运营商改进——这对于通信行业来说未必合理,却是国政大棋盘上的一颗必要布子。

但这个大势,却让运营商措手不及。

在此之前,通信业一直寄希望于做好流量经营,通过基于数据与流量的业务增长,来抵消话音与短信业务的下滑,从而实现自身的转型。

但现在,如果因为行政力量的干预,流量费的价格体系失守,那将是一个灾难性的后果,未来5-10年甚至更久的运营商转型,都将因此降入更艰难境地。

所以,虽然三家运营商都各自推出了不同的“降资费”举措,但大都还是种种障眼法,或是边缘地带的战略让步,都并没有触及实质。

不过,在铺天盖地的质疑,以及政府越来越强大的压力下,这样的抵抗还能持续多久?

这还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如同本文开始的那个段子,在组建铁塔公司,向民营资本不断开放业务之后,运营商赖以生存的垄断资源与战略据点,已经一处又一处不断失守。

如果形势不作改变,未来即使退守“流量卖水”,也未必能确保自身业务安稳。

在这样的形势下,流量经营能否拯救运营商,真的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就目前来看,几大运营商都进行了流量经营方面的尝试。比如去年初,中国电信对外发布流量宝,随后,联通推出了流量银行,甚至阿里、京东也做了流量钱包。尝试通过流量货币化来推动运营商的流量经营改革。

比较来看,电信在推广上花费力气较大,比如6月起,部分省市电信用户将通过流量宝开展流量转结服务,用户上月用剩的流量可换成流量券延长使用,还可以转赠。

不过,即使是这样突破运营商过去底线的尝试,至今也仍然没有真正形成用户与市场的爆发。

为什么呢?我们会发现,对于用户来说,免费只能算是催化剂,却并不是产品的关键。

在互联网行业,最核心的依然还是场景。用户有没有需求,有没有频繁使用的需求,有没有大规模的用户都需要频繁使用的需求,才是一个产品能不能成功的核心。

比如,腾讯Q币的货币化,也是依托于基于QQ、空间、游戏、音乐等大量业务场景的实际需求之上。

货币化的流量需要流通,而创造这些流通的消费场景,却是运营商自已难以独立构建的。

如果仅仅希望于产品分发的收入,即使OTT企业再土豪,它们的营销和广告资金也不可能抵消运营商的前向业务下滑。

而且,即使成功地货币化,在当前的大形势下,流量将成为一个市政基础资源的定位,注定了它的业务利润空间将不断被压缩。

所以,仅仅依靠流量经营,并不能支撑起运营商的转型。

流量经营还得做,但运营商的转型,或许已经到了不得不跳出老圈子,在远离现有业务的地方重立炉灶之时。

就像微信,如果真的啥都依靠QQ,哪有今天?

用流量经营拯救运营商?难!

  最近,有一个段子在运营商圈子里非常流行。

国家:快降费、快提速;

运营商:好。

国家:但要确保收入不下降,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。

运营商:…

国家:你可以激励员工多干活带来收入啊?

运营商:明白了。

国家:但你们这个行业工资不能增长。

运营商:…

国家:你可以减员增效啊。

运营商:哦,原来这样。

国家:但你不能裁员,要保证就业和员工稳定。

运营商:…

国家:有效益的地方多投资,提高投资回报啊?

运营商:总算明白了。

国家:但你要落实村村通工程,让西部偏远地区也用上网络。

运营商:…

国家:你可以加快企业转型,不要做管道。

运营商:彻底明白了。

国家:电信业已逐步向民营开放,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。

运营商:…

这个带着满腹辛酸的段子,折射出了一个不幸的现实:

运营商正面临一个极为关键的转折期,但可惜的是,它们似乎还并未做好准备,或者说,他们想到了开头,没有想到现实的剧变。

纵观历史,自改革开放以来,通信业为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贡献巨大,但为何如今沦入如此尴尬局面?

就产业来看,技术与商业模式的迭代,让极具破坏力的互联网模式颠覆了运营商的业务根基——这一点尽人皆知,无须展开。

而从体制来看,在整个中国社会,已经初步完成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的转变后,通信业的宏观定位,已经从市场化改革的前沿,转变为支撑整个社会信息流通的基础设施。

简单来说,通信就是新的水、电、气。

在此之前,运营商们一度纠结的问题,是自身的定位不清晰:既要做一个保持盈利增长的上市公司,又要做承担公众服务职能的国企,两者难平衡。

但现在,平衡已不复存在。

在中国实体经济不振的现实情况下,决策者的大政之一,正是通过基于互联网与科技的“万众创新”,来缓解失业率上升,提振消费,乃至完成经济结构转型。

所以我们就能理解,为何总理要反复要求运营商提速降费,甚至国务院都发文要求运营商改进——这对于通信行业来说未必合理,却是国政大棋盘上的一颗必要布子。

但这个大势,却让运营商措手不及。

在此之前,通信业一直寄希望于做好流量经营,通过基于数据与流量的业务增长,来抵消话音与短信业务的下滑,从而实现自身的转型。

但现在,如果因为行政力量的干预,流量费的价格体系失守,那将是一个灾难性的后果,未来5-10年甚至更久的运营商转型,都将因此降入更艰难境地。

所以,虽然三家运营商都各自推出了不同的“降资费”举措,但大都还是种种障眼法,或是边缘地带的战略让步,都并没有触及实质。

不过,在铺天盖地的质疑,以及政府越来越强大的压力下,这样的抵抗还能持续多久?

这还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如同本文开始的那个段子,在组建铁塔公司,向民营资本不断开放业务之后,运营商赖以生存的垄断资源与战略据点,已经一处又一处不断失守。

如果形势不作改变,未来即使退守“流量卖水”,也未必能确保自身业务安稳。

在这样的形势下,流量经营能否拯救运营商,真的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就目前来看,几大运营商都进行了流量经营方面的尝试。比如去年初,中国电信对外发布流量宝,随后,联通推出了流量银行,甚至阿里、京东也做了流量钱包。尝试通过流量货币化来推动运营商的流量经营改革。

比较来看,电信在推广上花费力气较大,比如6月起,部分省市电信用户将通过流量宝开展流量转结服务,用户上月用剩的流量可换成流量券延长使用,还可以转赠。

不过,即使是这样突破运营商过去底线的尝试,至今也仍然没有真正形成用户与市场的爆发。

为什么呢?我们会发现,对于用户来说,免费只能算是催化剂,却并不是产品的关键。

在互联网行业,最核心的依然还是场景。用户有没有需求,有没有频繁使用的需求,有没有大规模的用户都需要频繁使用的需求,才是一个产品能不能成功的核心。

比如,腾讯Q币的货币化,也是依托于基于QQ、空间、游戏、音乐等大量业务场景的实际需求之上。

货币化的流量需要流通,而创造这些流通的消费场景,却是运营商自已难以独立构建的。

如果仅仅希望于产品分发的收入,即使OTT企业再土豪,它们的营销和广告资金也不可能抵消运营商的前向业务下滑。

而且,即使成功地货币化,在当前的大形势下,流量将成为一个市政基础资源的定位,注定了它的业务利润空间将不断被压缩。

所以,仅仅依靠流量经营,并不能支撑起运营商的转型。

流量经营还得做,但运营商的转型,或许已经到了不得不跳出老圈子,在远离现有业务的地方重立炉灶之时。

就像微信,如果真的啥都依靠QQ,哪有今天?

(责任编辑:editor02 作者:王云辉 来源:腾讯科技)
关键词:运营商 Q币 货币化
分享到:
专题推荐
智能管道,运营商的新机会还...
智能管道,运营商的新机会还是边缘化的无奈?智能管道,运营商的新机会还是边缘化...[详细]
携号转网,无言的结局
曾经轰轰烈烈的携号转网试点工作,在天津和海南试验半年之后戛然而止。业界人士在...[详细]
X
流量经营难以支撑起运营商转型 扫一扫
分享本文到朋友圈